雪国列车

冬夜无星,有狼孤行

高中狗开学以后不定期更文。谢谢你不嫌弃我的文o>_<o不会坑哒!一定会回来填的!【握拳】

冬寡 重新相爱 寡姐倒追冬哥帮助他克服严重的PTSD 日常向一发完

设定:冬哥记忆恢复中,严重的创伤后应激障碍,有自杀倾向。natasha已经恢复记忆,想起了冬兵甚至爱上了他。(大概就是这样啦文笔渣设定bug多寡姐恢复记忆什么的也比较扯,发展太快,情节狗血,但只是想让这两个人可以好好的重新相爱一次T^T就算是冬兵,也曾是被人爱过的。给包子的生贺文啦)

  他问:"我们,是不是曾经相爱过?"

  她说:"好像是的。可我不记得了。"

  他说:"我也不记得了。"

  她问:"那正好。我们重新爱一次好不好?"

  他说:"…好。"

                                   一

  natasha自从和冬兵交手过,她总觉得自己变得怪怪的。是的,总是不经意间想到他,资料上冰柜里的那张脸,他的长发,还有机械臂…甚至总回想起自己是如何跳到他的肩膀上,如何死死纠缠,又是如何被他摔出去…有时候natsha会死命地甩头,想把他从自己的思绪里甩出去。但这都是徒劳的。

  她开始做断断续续的梦,梦里有个她一直思念的人,是冬兵。她甚至清楚地梦到和他接吻,两个人紧紧相拥仿佛要把对方揉进自己的身体里。她从梦中惊醒,这个长吻真实的有一种令人窒息的感觉,她不得不望着天花板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像一条离了水的鱼。她质问自己,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疯了么?可她又贪恋这个吻,因为这不是执行任务时迷惑别人的手段,而是真正的感情迸发。

她还梦到一个年轻的红发女孩倚着冰柜,抱着膝盖痛哭。她走上去安慰女孩,询问她为什么哭,女孩抽泣着说:"他们…他们又把我的老师…冰冻起来了!"natasha看向冰柜,那里面沉睡着的男人,正是自己在资料上看到的冬兵!而这个女孩!为什么长得这么像自己!

  她从梦中哭醒,眼泪打湿了半边枕头,胸口还有一种撕扯的疼痛。她揉了揉头发,干脆拿起被子猛擦眼泪。她被洗去的记忆,正在卷土重来,在一点点渗透到她的脑海中,记忆,记忆对于他们这些人来说是最不可相信的。记忆可以被篡改被洗刷,但是,那种爱过以后心痛的感觉,身体会永远铭记,提醒你那些真实发生过的事情。是的,就是这种心痛的感觉。爱,可不可以说就是疼痛?

    记忆越来越清晰。

   她不敢告诉别人,她现在竟然爱上了一个人。不,是找回了曾经爱一个人的感觉。她警告自己,这是荒唐的不理智的,可记忆的片段忽然闪现,曾经,啊就是那个有机械臂的男人,他也警告过自己吧,警告自己别爱上他,他只是一个秘密武器。natasha自言自语地苦笑道"你好意思警告我,你当初…明明也爱我…"

 

   感情这种东西,不是你自己想克制就可以克制的。

   natasha叹气,我真是倒霉透顶!为什么要想起他来!

   当初是她忘了他,所以现在上帝惩罚她,让她先想起来,让她来体会被遗忘的滋味。

   "natasha你在想什么?最近魂不守舍的啊。"steve猛拍了她一下,她惊的回头。

    "我?啊没事。只是在发呆而已。"

   "真没事么?最近…你都没有给我推荐女朋友了,好反常啊。"

   "好了别说了。对了,冬兵那边怎么样?有消息么?"

   "我们还在继续追踪…"

   natasha暗自做出了一个决定,如果他回来,我要和他重新相爱一次。她忍不住自嘲"黑寡妇啊黑寡妇,这么多男人都败在你的石榴裙下,现在报应来了吧。"

  人在这个世界上,总得追求点什么,爱点什么吧。

  不可以让自己后悔。

  那就重新爱一次吧。

                                  二

    第一次见到卸下战斗服的冬日战士,是在他回来以后。准确的说他恢复了一点点记忆,但是很混乱。就算是普通人经历战争或者暴力事件等等都会有创伤后应激障碍,何况这个被常年洗脑,神经脆弱不堪的人。他曾经那么善良,现在却要承担鲜血淋漓的另一个身份。这是何等残忍的事情。

  他强烈的罪恶感让他痛苦万分,每想起一点,都会加重这样的感觉。他受不了那些血腥的幻觉充斥自己的大脑,他想结束这一切。

    

  他开枪自杀,可是steve制止的及时,并没有伤到要害,但是肩膀受了伤。现在他被打了镇定剂安置在特殊的病房里。门口还有守卫。

  natasha走过去对他们说"怎么,他受伤了你们还要端着枪对着他?"

                     

"仅仅是为了防范而已…冬日战士情绪失控的情况下杀伤力非常大…"

  

  "打住,他现在不是什么冬日战士,还有,请你不要用评估武器的词语来形容他!"守卫被说的一时语塞。

   "好了好了别争了。这家伙确实厉害,我们两个人好不容易才把受伤的他带回来治疗的,折腾了半天!"sam抱怨道。

   "那你们先回去休息吧,我来看着他。"natasha说。

   "啊!?这不需要吧有专门的医生的…"

    "医生?他们只把他当做野兽,当做精神病对待,暴走了就给他打镇定剂。那我们和九头蛇有什么区别?cap,就这样吧,你们去休息,我来看着他。"

    "这样真的可以么…你…"

    "婆婆妈妈的,你们犹豫什么啊,就这样说好了,撤去门外的守卫,我来看着他。"

   natasha说话的语气果断到你无法反驳她。

     总算他们答应了,steve交待一会,然后大家都回去休息了,病房里,床上躺着那个昏迷的男人。白色的床,白色的被子,他苍白的面孔。这一切好像都被覆盖了一层雪。

    "喂,你要是醒了要喝水什么的跟我说啊。你,你确定你现在没有醒吧?也没有装睡吧?"

     natasha凑过去,近距离地打量了一下这张脸,他睡着的样子真像孩子,多么熟悉的冰柜里的那张脸。natasha轻轻戳了戳他的右胳膊"你确定没有装睡吧?"床上的人依旧没有动静,胸口平稳地起伏着。

   "好,既然你睡着了,那我可就要骂你了!混蛋,你在我肚子上打一枪还不够,肩膀上再来一枪,好了,被你害的我夏天怎么去海边啊!你是打肩膀打上瘾了么?怎么还给自己来了一枪啊?"

   回复她的只有微弱的呼吸声。

   natasha凝望着他肩膀上带血的纱布。

   "你呀。你为什么这么傻,自杀有什么好的…这些人会给你打镇定剂的,我告诉你,镇定剂打多了人会变傻!这可是真的,我没有骗你,到时候你变傻了可不要怪我没提醒你…"

   也许是自觉没趣不想对空气说话了,natasha干脆坐在椅子上像研究新物种一样研究这个男人。这个眉眼温柔的男人曾经一定是很多女人的梦中情人吧…

  于是她就这样一边玩手机打发时间,一边看着他。

  忽然,床上有了动静!bucky嘴唇在动!natasha贴近了,才听清楚他在说断断续续的俄语。

  意思是,natalie,不要忘了我,不要忘了我。

  natasha听到这句话,心里最后一块被冰封的角落也融化了。在自己重新植入记忆前,他竟然像虔诚的教徒一样念叨着"不要忘了我。"

  bucky的脑海中零碎的记忆在翻滚。如果冬日战士所有的记忆都是血腥的,那至少有这一段,是唯一温暖的。

  "好,我不会忘了你。"natasha轻声答应道。

                                 三

  bucky清醒的时候,natasha常常来看他,和他聊天尽管一开始bucky对她十分警惕,不过现在已经好多了。bucky还是会情绪失控,像有周期循环一样。

  有一天当她走出来时看到steve站在门口。

  "我有可能知道你的心事是什么了。你是不是喜欢bucky了?"

   natasha没有躲避他的视线,说"我没有必要瞒你。好吧,你已经猜到了。"

   "你什么时候开始…"

    "什么时候开始爱上他?或许是他害我不能穿比基尼的时候吧。喔,我只是开玩笑。steve,你不知道,我在,很久以前就爱上他了,我们相爱过,我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年轻。资料,包括记忆,都是可以骗人的。"

   "那…他记得你么?他…爱你么?"

    "我会让他重新爱上我的。"

     "你确定你要…"

      "好了,别担心了。我知道我该怎么做。"

    事实证明,别说是想让他爱上你,就算是你爱着他也是一种辛苦的事情。

    他又情绪失控了。他拼命地把头往桌角上撞,他想把脑子里那些梦魇似的残忍回忆全部撞出去,别来折磨自己的神经。

    医生们手拿着镇静剂却又不敢靠近他,有的人干脆吓的逃出去了。现场乱作一团。

    

    natasha得知消息以后第一个赶来。她警告所有人远离他,然后猛地扑上去制止他自残的行为。像是在驯服野兽,两个人很快扭打在一起。bucky眼睛里布满血丝,死命想挣脱。natasha没有用任何武器,只是用胳膊和腿绞住他。bucky把她摔了出去,重重地摔在墙上,可是她立马又站起来制止他。

   他的吼声在房间里回荡。

  "让我死好不好!!"他拼尽全力吼出这句话,感觉要把牙齿咬碎。

    natasha终于趁势压在了他的身上,她这样拼了命的样子,力气大的好像可以抬起坦克。她腾出手,重重地扇了他一个耳光,扇的自己的手都发麻。"你胡说什么!你再说一次试试!"

  

   bucky被扇的似乎一瞬间懵了,他不再大幅度扭动。

   "…我是个残忍罪犯…我杀了太多人…做了太多错事…我必须死"他喘着粗气说。

    "对!冬日战士他的确是混蛋!但你别忘了!你还是bucky!"

   "bucky死了…70年就死了…"

   "好!就当bucky死了!那个善良的bucky死了!冬兵十恶不赦罪该万死!但就算他再怎么黑暗,再怎么满手沾满鲜血!我告诉你,就算是冬兵,他也是被人爱过的!你听到了么他是被人爱过的!被人深深爱过!每个灵魂,就算再堕落,只要它被爱过,它都有得到救赎的机会!"

    steve,sam他们正好这时赶来,听到这段话,所有的人都沉默了。

    "我告诉你,曾经所有人都把你当武器当怪物,可有个女孩只把你当做她最爱的老师,你知不知道她看到你被冰冻她有多难过,你知不知道就算天塌下来只要还有你她就可以什么都不怕…你有没有想过你要是死了她会是什么心情…你知不知道,你知不知道啊,那个女孩,就是我…James…"最后一个词说出口,natasha再也忍不住,眼泪已经溢出眼眶,奔涌而下的眼泪已经来不及擦就这样落在了他的脸上,温热的液体似乎可以融化一切千年不化的积雪。"james……冬日战士是被人爱过的…所以…你根本没有权利夺去他的生命…"

   bucky像被打断了脊椎一样,瘫软下来。

  她说出口的那个陌生名字,James。 bucky,barnes中士,冬日战士,幽灵杀手…自己有这么代号,她却叫自己james。

  罪行累累的冬日战士,真的拥有过爱情么?

  就算是再堕落的灵魂,只要它被人爱过,就会有得到赎罪的机会。

   

                                       四

   

     natasha常常想起记忆里那个冷酷到近乎残忍的老师,她训练时受伤,他不会安慰她,反而加大训练强度。她现在终于明白,他想让她变得强大,毕竟他不能保护她一辈子。这个不善于表达的男人,爱的是如此隐忍。

    她想起那个雪夜,他救出受伤的她,然后他临走的时候喊住了natasha,却又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

    "你到底要说什么!你快说啊james!"她冲他吼。她心跳加速,她忽然期待此时,他可以说出那句她等待了很久的话。

   "…你注意保暖。"

   "就这些么?"

   "还有…小心点。"他迟疑了一下说出这句话以后就走出了门,消失在漫天大雪里。

    这个场景,natasha现在仍旧记忆犹新,雪中,那个铁臂男人,肃杀如寒冬,孤独如寒冬。

    望着那个背影几乎要泪如泉涌,她甚至有点憎恨他,为什么不肯把这句话说出口。

    她再去看他时,他问"我们,是不是曾经…相爱过?"

    她顺了一下头发"嗯,应该是的。可我不记得了。"她当初的确不记得,她曾经记起了一切唯独忘了他。

    他说"我也不记得了…"

    她停了停,"那我们重新爱一次…好不好?"

    他在苦苦思索这个问题。然后像犯了错一样说"什么是爱?"

    natasha想笑。曾经这个老师教会了自己如何格斗如何用武器…他把自己训练成了最棒的特工,而她却作为他的老师,教会他如何爱上一个人。现在啊,这个学生真健忘,又把之前自己教会他的全忘干净了。好吧既然这样,教人教到底,再教一次吧。虽然这次会更困难,因为bucky这么多年又经历了数不清的洗脑,现在记忆恢复情绪又那么不稳定。但是,她要做什么事,不达到目的绝对不会罢休更不会被吓跑。

  "爱是什么…嗯,这我要慢慢告诉你。"

 

   "什么!?!你确定你要跟那个!!那个冰山脸谈恋爱!你都忘了他打了你两枪嘛??!?"当得知natasha要带着bucky一起恋爱一起去布鲁克林,sam简直要崩溃了。

   "我看是你还在记恨他撕了你翅膀吧?"natasha搭上sam的肩膀打趣道。

    "我我我哪有啊!只是…我怕他伤害你啊!"

    "你是在怀疑我的战斗能力么?没事啦他现在情况已经好了很多。带他去曾经生活过的地方看看也可以帮助他恢复记忆,我是说,能想起那些美好的事。"

   "natasha,我支持你。再说,谈恋爱也可以帮bucky走出心理阴影,美好的事情总可以治好伤口的。"steve说。

   "谢谢…"natasha给了steve一个大大的拥抱,"等他回来,我确保让他变成一个更好的bucky…"

  

 

  于是两个人去了布鲁克林。之前natasha通过资料找到了bucky最小的妹妹的家。也打好电话说明steve的朋友要来看望她。bucky是家里四个孩子中最大的,他的三个弟弟妹妹有两个已经去世,只剩最小的妹妹还活着。

  一路上natasha给他说曾经的往事,终于来到那个小屋前,natasha说"我进去拜访拜访她,你在门口等我,别走。"

  过了半个小时,natasha走出来的时候眼眶发红。她揉了揉眼睛说"我要不要告诉她…你还活着…bucky你知道她有多想你么?她是你曾经最疼爱的小妹妹,她至今记得很小的时候坐在你怀里听你读故事书…她崇拜你…她甚至希望以后的伴侣一定要像你一样…自从你出事,她不明白什么是死亡,她相信你一定会回来…每次圣诞节还会多给你准备一份礼物…她期待你可以突然敲门出现…然后像从前无数个平常日子一样…"

  natasha说不下去了,她的声音在颤抖。

  "她一直有个梦想…她想参加你的婚礼…她要在你的婚礼上穿一件白底红点的公主裙…"natasha再也忍不住一头砸进bucky的怀里狠狠地捶了他一拳"你这个人怎么可以这样狠心…当初为什么你不能注意点别站在靠门的位置,你为什么不能坚持一下抓住steve的手…"

   bucky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他忽然小声呢喃了一句"可如果这样…我就遇不到你了…"

   声音虽小,却一字一句犹如晴天霹雳。

   "你说什么?"natasha抬起带泪的眼,惊讶地瞪着他。

   "我说…如果这样,我就不能遇见你了…"

    对呀,如果他凯旋归来说不定他会取一个可爱甜美的姑娘,然后两个人平平安安过一辈子…而她和他的命运将永远发生不了交集。

  命运里,有些看似残忍的决定,其实仍旧藏着悲悯。

  就让一切该发生的都发生吧。

  "…james…你说的对。。否则我怎么可以遇到你…不过,你要不要进去看看她,要不我先跟她说一声,让她做好心理准备?否则老年人一定会被你吓坏的…"

   "不用了。"bucky脱口而出。

   "你怎么…为什么?"

    "让她相信bucky死了吧。我不想让她看到现在的我,这个像怪物一样的人,不会是他的哥哥…"

    "你又胡说了。你不是怪物,如果说怪物的话,那我活到现在,我也是怪物。"

     "走吧。"bucky拉着她大步往前走,却忍不住回头凝望了一会小屋子。

     natasha不再询问他是否要回去看看他的妹妹了。

     她懂他,她知道他不想让自己的妹妹看到自己变成如今这个和当初完全相反的模样,有些东西,是真的死了,回不去了。但愿一切停留在他坠落之前,但愿妹妹的心里,大哥哥永远是个阳光善良温暖的人。

  

   "你说啊你曾经那么招女孩子喜欢,你老实说,你跟多少个女孩跳过舞又有多少个女朋友?"走在街上,natasha问。其实主要是分散bucky的注意力,他在街上遇到行人总是会保持警惕,肌肉紧绷。

   "我不记得了…"

   "你是真不记得还是假装不记得啊…我可是听steve说了哦,你呀那时候一堆女孩围着你!"

   "她们…为什么要围着我…"

   "因为她们喜欢你啊!"

   "这就是喜欢么?"

   "不一定,不过,你答应我,把bucky留给他们,你把james送给我好不好…"

   bucky没说话,却把她搂在了怀里,他第一次主动拥抱她。他不知道爱是什么,不知道怎样把自己留给她,他只知道,只有这个红发女人,爱上了自己最阴暗的一面。

                                  五

    有一天,natasha带bucky经过一家礼品店,里面有娃娃机,竟然全是q版的复仇者联盟成员的玩偶。

   "天哪!我怎么会是这么丑的熊啊!"natasha指着那个顶着红色头发的熊小声对bucky抱怨。这时她发现,他看到那只熊以后,竟然嘴角上扬,他在笑!这个男人笑起来特别灿烂温柔,让人会有一种幸福的错觉。

   "你竟然会笑了!哎不对!你是看到这么丑的我笑的么?!?讨厌死了你!!!"natasha想拧他的胳膊,结果拧错了拧成左边的机械臂了,"我的天!"natasha吃痛地缩回了手。

   "你别嘲笑我,你看!那里有咆哮突击队的小玩偶!你看你看!有你哎!"果然有一只穿着蓝色军装的吧唧熊。

   "我要把他夹出来!"natasha掏出了硬币投进去开始夹娃娃了。

    "你别楞着!你站到侧面看一下有没有对准啊!"

    "你往左…嗯,再来一点…"

      当她信心满满地摁下按钮时,爪子颤颤巍巍地夹住吧唧熊摇晃着,要看就要到出口了,爪子竟然松了,吧唧熊一下子又掉下去了。

     "我就不信了我这个都夹不出来!"

     于是不服输的natasha不停地投硬币,不停地尝试,每次都功亏一篑。

   

    终于,身上的零钱都没有了。

   她叹了一口气,隔着玻璃抚摸着的吧唧熊说"james,这个场景我很讨厌,我很讨厌隔着玻璃看你,隔着玻璃抚摸你…你在被冰冻的时候我偷偷跑到仓库看你…就像现在这样…我摸着冰冷的玻璃…假装自己在摸你比玻璃更冰冷的脸…我恨透这个玻璃了…我恨透了…"

   她还没说完,就听到"砰"的一声巨响!玻璃碎的四分五裂飞溅出来好像迸射的冰块…店主吓呆了…行人们还以为是子弹击中了玻璃都惊恐万分…

  她看到了他放下来的,紧握着的,右手。

  对,是右手砸碎了玻璃,不是用机械左手。

  他的右手手背上已经被玻璃划出了伤口,血渗透出来。

   "你在做什么!"natasha握住他的右手。

    他拿起那个娃娃机里的吧唧熊,递给她"这下…不用隔着玻璃了…对不起…当初我…我不能砸碎玻璃…"

   "james!"natasha把头埋进了他的怀里,现在,没有雷厉风行的黑寡妇,只有一个,有血有肉有泪水的matasha。

   他犹豫了一下,也伸手揽住了她,手里,还死死捏着吧唧熊。

   周围的人看到这对相拥的情侣,虽然不知道他们经历了怎样的事情但大家都深深为之动容,善良的礼品店老板甚至大手一挥不要他们赔偿玻璃的钱了。

   他忽然问"我们,是不是曾经相爱过…"

   她说"好像是的。可我不记得了。"

  

   "我也不记得了…"

  

   "那正好…我们重新爱一次好不好?"

    她抬起头,对上了他蓝绿色通透的眼睛。

    记忆可以被篡改,可是爱情不仅仅是记忆。

   爱一个人,是一种本能。

   终于,他点头说,

   "好。"

  

文笔渣蟹蟹观看的小天使。

                   

  

  

    

 

.  

   

   

                     

  

  

   

  

 

评论(11)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