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国列车

冬夜无星,有狼孤行

高中狗开学以后不定期更文。谢谢你不嫌弃我的文o>_<o不会坑哒!一定会回来填的!【握拳】

盾冬 断臂钢琴师吧唧和心理医生大盾 hydra公司的治疗项目

                                    005


   bucky一大早就醒了,他从床头柜上拿来那张报纸,又仔细地逐字逐句地看了一遍。hydra新科技义肢,可以与神经系统完美融合,实在是很诱人。不过这个项目目前还处于实验阶段,志愿者可以说就是小白鼠,风险要自己承担。bucky知道,steve对于这件事一直持反对态度。他死活也不同意自己去冒险。说实话,这个心理医生真的有点好管闲事,他的关心也很无微不至,可有时候又会依赖他的照顾。


   他把报纸放回去,闭上双眼,眼前是曾经弹奏钢琴时,十指跳跃的样子。睁开眼睛掀开被子,左臂的残肢暴露无遗,上面还有纵横的伤疤。他时常会有这样的错觉:自己的左臂还在。但梦境一旦破碎,现实就会架着一把刀在他脖子上,逼迫他去正视血淋淋的残缺。毕竟bucky曾经是钢琴师,弹的一手令人羡慕的好钢琴,如今却连普通人都可以轻而易举完成的事都完成不了,这样的落差有千刀万剐的疼痛,真的比死还难受,可是他连死的福气都没有。


    bucky叹了一口气,起床,穿衣服。不得不承认,自己还没有适应只有一只手的日子。仿佛又回到了孩提时代,需要重新一点一点笨拙地摸索穿衣的技巧。他决定放弃衬衫,那些该死的扣子,一只手来扣真的是又麻烦又浪费时间。其实选择T恤也不算什么更明智的选择,出了一身汗好不容易才折腾上,这个时候真的有点期待那个人在。


  好不容易穿好衣服,草草的吃了点东西,就拿着报纸按到上面的地址找到了hydra公司。


  这里俨然像研究所,进门还要安检,十分严格。说明来意以后他被一位侍者领到了顶楼的豪华办公室里阳光透进落地窗照射进来,一位年纪比较大的男人穿着一丝不苟的西装坐在沙发上喝咖啡。虽然门是敞开的,但侍者还是很有礼貌地敲了敲门:"pierce先生,有志愿者来了。"


  这个被称作是pierce的男人放下被子,起身,步伐稳健地走到bucky面前,伸出右手:"你好,我是Alexander Pierce。hydra新科技义肢项目的负责人。九头蛇,割掉一个头长出另一个,我们也希望人类本身也可以在失去肢体后,能长出来。"


  "我叫…James buchanan barnes。"bucky有点迟疑地握上了那只手。


  "这么长的名字倒有点难记呢!"pierce露出和蔼的笑容,眼角和额头展开了一道道纹路。


   "那…你可以叫我bucky。"


  "buck…bucky,嗯小鹿仔,你的眼睛的确像初生的小鹿一样湿润,真是个可爱的孩子。你不应该承受这种痛苦的。"他一边说一边慈爱地轻柔地握了握那空荡荡的袖子。


  bucky对这个慈父般平易近人的项目负责人颇有好感,毕竟从小父母离异,父亲,始终是记忆里一个陌生遥远,有名无实的东西。


  "孩子,你是我们第一个志愿者。你真的考虑清楚了么?有没有同家人商量好?"


   "我想应该考虑清楚了,我并没有什么家人。"等说完这句话,他觉得自己有什么地方说错了。家人,steve,他算是自己的家人么?倒奢望他是。


    "那就好。第一个志愿者,治疗全程免费。我们公司致力于完美,我们想让机械臂可以与神经完美融合,灵敏度达到98%…"


     "抱歉,打扰一下。我只想确定一件事,这机械臂的灵敏程度可以弹钢琴么?"

   

     "弹钢琴?当然可以!我保证哪怕是这个世界上最复杂的曲子都可以弹出来!"pierce拍了拍他的肩膀。


      "那就可以了。"


       "孩子,不过我必须要事先提醒你,毕竟这个项目还没在真人身上尝试过,还只有理论,所以接下来的一年你要接受我们的全封闭式治疗,我们要全程跟踪监控你的身体状况,与机械臂的适应程度…"


     一年,bucky只听到了这个词。自己将会有一年见不到steve。奇怪,怎么会第一个想到他。不过,只是一年而已,一年以后,可以以一个更好的状态去和他相处,至少,可以更配的上他,不用做他的累赘…


     "好,我同意。"bucky狠狠地咬住自己的嘴唇,仿佛生怕自己反悔。


     "嗯很好。先签一下这个合同吧,然后过来做一个全身的检查,我们好根据你残肢的情况指定义肢方案。"


     bucky躺在医疗床上,明晃晃的灯管散发着苍白的光,他忽然有一种无依无靠的恐惧。


    时间枯燥的被拉长,好似过了一个世纪以后他听到pierce的声音:"好了,一个月以后来做手术吧。"


    等bucky走了以后,侍者凑到pierce跟前说:"boss,选定了么?就是他了么?"


   "我觉得他是个难得的人选。"pierce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难得的人选,究竟是什么样的人选。


    就在这时,门口传来了嘈杂声。


    原来是一个男人不耐烦地要冲进来,与门口的安检人员发生了冲突。这个五官深邃的男人自然是rumlow。


    "bucky呢!他来过这里么!"他一见到pierce就咆哮着问道。


    "啊,他是我们的第一个志愿者,他刚刚才走。你找他有事么?"


    "你告诉我,你们这个项目到底存在多大风险!"rumlow恨不得用手抓住他的衣领,可是周围全是安保人员。


     "先生,请你冷静一点。你好像很担心他,你是他的什么人?"


    "我…我是他的朋友!"rumlow有点理亏。


    "真的只是朋友么?那先生你,为什么会如此激动,你们的关系,是不是比朋友更不同寻常一点?"pierce玩味地看着他。


    "我…我爱他。我很担心他。"


    "可他未必爱你吧?他跟我们说,他没有家人。这样吧,我觉得我们可以好好聊聊,我们可以一起帮助他…"


    我们都不知道他们究竟谈了什么。


   bucky回到家门口,看到steve正在门口徘徊。steve一见到bucky就奔过来大声喊:"你去哪里了!你怎么一天不在家!!!"


   "好了好了,我又不是聋子…"bucky看到这张熟悉的,温暖的笑脸,觉得世界上再也没有比现在更幸福的时刻,幸福的简直可以让人流泪。


   "但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你啊!!我简直要急疯了!以后你出去可不可以先告诉我一下…"


   "难道你是我爸爸么?我出门还要先通知你么?"bucky忍不住笑了。


    "我…我是你的心理医生啊…"


    "不行,这个理由不成立。"


    "你在…强迫我说那个词么?"


    "是的,我在强迫你。"


     "喔那好,我懂了,我担心你,因为…我可以是你的男朋友…"


   


    被紧紧搂住的bucky觉得心里有一种快要碎的感觉,男朋友,他或许只能做自己一个月的男朋友了吧?



ps:这篇拖了好久!!想看前面的可以翻我的lof找一下…我我我手机打的没做超链接…抱歉昂…麻烦啦!!!!


  


  


评论(10)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