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国列车

冬夜无星,有狼孤行

高中狗开学以后不定期更文。谢谢你不嫌弃我的文o>_<o不会坑哒!一定会回来填的!【握拳】

盾冬 吧唧娃娃梗 他断臂时有多疼

                                第五章

  我追捕一个有一条金属臂膀的幽灵杀手。

  bucky,要是你在就好了。

  他很厉害,但我们可以联手打败他。

 

  steve在全速追那个袭击nick fury局长的幽灵杀手。因为他感觉到,这个幽灵杀手也像打过了超级血清一般,和自己不相上下,就算是一个训练有素的杀手,也不可能快成这个样子,快到让自己必须全力奔跑,快到遇到障碍物或者墙壁只能粗暴地撞开,因为必须节省时间才能追上他。

  破碎的墙壁碎片不停地砸在自己身上。

速度太快转弯没转过来,只好用盾牌护着自己撞在了各种各样的物体上。没想到室内跑酷也挺刺激的。

  楼顶上的脚步声真的普通密集的鼓点。

  这种追捕仿佛是一个在天上飞,一个在海里游。

  青鸟飞鱼一般。

  总算鸟飞到了岸上,鱼浮出了水面。

  这是一个穿着黑色战斗服浑身裹的严严实实的长发男人。但是,他左臂是金属义肢,臂上一颗红星,如血,在耀眼的银色金属上,十分刺眼。

  steve拼尽全力,掷出了盾牌。

  男人的反应极快,迅速回头,左手竟然精准地抓住了盾牌!

  从来都所向无敌的盾牌,竟然像个玩具飞盘被牢牢握住。这么大力道飞出去的盾,男人单手接住的时候,身子连歪都没有歪一下,脚也稳稳站住,根本没有往后挪分毫。

  steve知道,自己碰上了一个可怕的,强大的对手。

  银色的手指在星盾上。

  双眼涂着黑色迷彩。但是眼眸,竟然像被雪水荡涤过,清澈中带着彻骨的寒冷,似刀。在黑色的迷彩里,格外显眼,又像一汪黑泥环绕的湖。

  他们对视着。

  男人好似无心与steve对决,只是运作金属臂,把盾又扔了回去。

这绝对是很轻柔的力度,只是微微抵着steve的腹部,将他往后退了几步。steve明白,这个男人根本没有杀了自己的意图。以金属臂的威力,如果真的想要自己的命,自己早被盾钉在墙上了。

  在跟natasha描述这个幽灵杀手时,steve说他"强壮,迅速,有金属手臂…"

  说到金属手臂时,steve忽然觉得心里有一种难以抑制的,复杂感觉。他是怎么断臂的?断的时候一定很疼吧?这金属臂是怎么焊接上去的?这也一定很疼吧。金属臂这么重,他怎么保持身体的平衡?脊椎肯定受不了吧?…一定很痛,他一定有很多疼痛。

  steve有着与生俱来的善良。

  他现在,还有一种更荒诞的想法,他想再见到那个男人。这个男人,太神秘。

  回到家,洗完澡,steve一头栽进沙发里,抱起bucky军官娃娃,用手指摸着它绒布做的脸颊。

  "嘿,你知道么,我今天遇到了一个铁臂幽灵杀手。他眼睛的颜色竟然有点像你呢!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的眼睛也是那种通透的蓝绿色。嘿,bucky,你到底什么时候才会来找我啊?那个家伙挺厉害的,你要是在就好了,我们可以联手打败他。嗯,你记得么?当初你总会帮我干掉身后的敌人…bucky,你说好的要来找我的,对不对?"

 

今天梦里,bucky果然来找steve了,他已经将近一个月没有出现在steve的梦中了,因为他在冬兵的身体里挣扎,可是,他还是被排挤出来了。

梦里,bucky还是穿着海蓝色军装。他看起来气喘吁吁的,好像很累。

  "bucky你终于来了!"steve扑过去,搂住了他,天哪,这感觉太真实,连bucky身上独特的味道都能闻到。

  "bucky,我今天遇到了一个很不同寻常的对手。。他有金属臂。。他可以接我的盾牌…他的力量和速度都与我不相上下…"

   "你没有受伤吧?"bucky打断了他。

    "没有,他并没有想杀我。"steve顿了顿,继续说  "只是…我在想…他断臂时,焊接时一定很疼,他能忍受下来…真的挺不容易的。喔我知道我这种想法一定愚蠢极了…毕竟他是…杀人犯对么?"

    "断臂的确很疼。"bucky低下头。

     "对了,bucky,我还没有问你呢。你坠入悬崖以后肯定受伤了,伤哪里了?是不是很严重?你老实告诉我!"

     "steve…你为什么不认为…或许或许我已经死了呢?"

     "你绝对没有!没有找到你的尸体,你就一定没有死,你要是死了你的灵魂为什么会天天出现在我的梦里?你的灵魂根本没有安息,他还在!而且你答应过我你会来找我…"

      "好吧。我,其实我受了挺重的伤。"

       "到底有多重!你详详细细告诉我!"

        bucky像一个犯了错误被逼问的孩子,尴尬的舔着嘴唇,手指摩娑着衣服的边缘。

        

        "反正我没毁容啦!我英俊的脸还在,这你放心了吧?你这个小混蛋…"bucky开了一个玩笑,他一边说着一边揪着steve的脸,小时候,他揪着steve并没有多少肉的脸颊,steve总是会不甘示弱的反过来揪bucky肉呼呼的脸庞,bucky圆圆的脸简直像一大块芝士蛋糕。steve的脸很红,不知道是被揪的还是,因为害羞。

       "好啦好啦。那,那你当时摔下去受的伤,会有断臂时那么疼么?我今天就在想,如果那个人就是你,如果你断臂…那…我乌鸦嘴,不过我真的担心你会很疼…你也可以说我白痴…受伤哪有不疼的…可是我总觉得丢失肢体…再焊接这么一条金属臂…这感觉一定很不好受…"

   steve你真的是白痴,洗脑的疼痛比这些要强烈一万倍。

  

       bucky受得伤,的确有断臂那么疼,因为他的左臂,已经断了。

       bucky只能喃喃地说:"不…我受得伤…并没有那么疼…我没事…"

   

      他撒了谎,他怕steve担心难过。

      "好,那就好…"

    梦醒,bucky玩偶的脸颊上,好像被红颜料印染了两块腮红。

 

    因为他撒谎了。

   冬兵断臂时到底有多疼?

   其实比起一想到再也见不了steve,这点疼痛根本算不了什么。

   见不到你,这才是真正的痛如刀绞。



   

   

  

    

 

评论(16)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