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国列车

冬夜无星,有狼孤行

高中狗开学以后不定期更文。谢谢你不嫌弃我的文o>_<o不会坑哒!一定会回来填的!【握拳】

狼冬 Metal Teardrop 杀妻

  ps:我漫画也没有完完整整仔细研究过,所以就是自己的脑洞啦!大家不要追究昂!!!            

                          第二章

  金刚狼这辈子原谅的人很少。

  他一定是有仇必报。如果你被他盯上,那你真的在劫难逃了。他有的是时间,有的是生命来跟你慢慢耗下去。

 

  可是他原谅了冬兵。

   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之后,他前往日本向忍者大师Ogun 学习如何成为一个武士。此时,logan认识了一个有着迷人的东方气息的日本女子,Itsu Akihiro。斜斜盘着的发髻,散下来一点碎发轻轻摇曳着,她眉眼细长,带着温情的笑意。logan看着她,好像坠入了柔软的樱花海里。

他爱上了她。

两人结为了夫妻,

itsu为logan怀了一个孩子。

可是他是永恒,永恒就是一种诅咒,。所有爱他的,他爱的人都会死。

那是一个雪夜,回去时她死的及其惨。肚子竟然被剖开,胎儿已经被拿走,是被romlus拿走的。

但是,是冬兵杀了她。冬兵的任务是杀死他的妻子,把他引到马德里坡。

原来,logan永远都是没有根的树,从来不会有一个叫"家"的东西可以收留他。logan撕心裂肺地抱着itsu的尸体嚎叫,他踉跄着,满手满脚是血的,狂奔出屋子,身后的腥红的血深深的踩进洁白的到路上,似在艺伎的和服上肆意泼画着一朵一朵梅花。他最后扑在了积雪里,炽热的眼泪和粗重的呼吸,把一小片松软的雪化成了水。

为什么有的人注定要流浪。

再后来,过了很多很多年以后,冬兵恢复记忆以后,他主动找了logan。喔,冬兵他杀了很多很多人,已经背负了再也还不清的血债。

其实logan早就已经猜到。

冬兵?或许更应该说是bucky,毕竟现在bucky的灵魂支离破碎的回来了。外面在下大雨,他冒雨赶来,站在门口,浑身湿透,眼睛蒙上了一层水雾,他很痛苦。是的,他在挣扎,他在内疚,他很委屈。那些人都是冬兵杀的不对么?bucky应该是无辜的。

由于会被收进冰柜里冷冻,bucky面容未变,仿佛还是二战时那个孩子,只不过头发长得太长了。

"Kid…"logan喃喃叫了那个生疏的昵称。bucky一愣,自己恐怕早已经不是孩子了是个老不死的机器人了吧?

"进来再说吧。"logan把他拉进来,然后在破旧的冰箱里摸出来两瓶啤酒。他叼着快要烧到尽头的雪茄,拿出两只杯口缺损的玻璃杯,把啤酒猛灌进去。

"是我,我杀了你的妻子。。。"bucky低着头。

"喔,那我是不是该捅死你?还是让你来取代她。哈哈,既然你杀了她,就由你来取代她,这倒是个不错的代价。"logan看似在开一个事不关己的玩笑。

  "你…我杀了你的妻子…"

   "我知道。她是个漂亮的女人,对不对?她穿和服的样子好看么?"

   "我…我不记得…"bucky的记忆混乱,他只知道他杀的人是金刚狼的日本妻子。

   "不记得了,啊,其实我也有好多事不记得了,毕竟我们活的太久了对不对?"logan喝了一大口。

   "你,应该向我复仇的。"bucky依旧站在原地没有动,浑身上下的水滴落在地板上。他像一只做错了事的小猫,等待着主人的裁决。他时不时地舔着嘴唇,这个小习惯,就算是那么多年的洗脑也没让他改变。

  70年前,bucky受了重伤,肋骨都断了好几根,却还挣扎着爬起来要冲锋。固执的不得了,就好像一个不肯吃饭却非要吃糖的臭小子,谁都劝不住。

  "我警告你臭小子!你给我留在这里一动也不许动!你敢走出去一步你试试看!"当时,logan就是这样恶狠狠地训斥着他的,他舔着嘴唇,硬是把两瓣软肉舔成了蔷薇色。对于一个肌肉健壮,有着机械臂的杀人机器来说,拥有这样的面孔简直是太不像话,怪不得九头蛇要把他捂的严严实实,有时候logan想到当初那个长得如此可爱的小娃娃竟然成了让人闻风丧胆的幽灵杀手,实在有点好笑。在logan的映像里,bucky永远是一个小男孩。

  之前就说过,bucky是个奇怪的男人,不管是经历战争还是遭遇非人的折磨,他身上都闻不到一丝血腥味他始终都保持着一个孩童的天真纯净。尽管他穿着作战服端着巴雷特时,凛然不可侵犯。

  "复仇?我要复仇的人太多了。看他们死,我也并没有感觉到有多快乐。 我爱的人,也并不会回来。我们都是可怜人,早在二战时我就知道我是一个怪物,没想到,你也会变成这样。喔,我们都是怪物了对不对?那为我们都是怪物干杯!"他强塞给bucky一个杯子,狠狠的撞了一下,一饮而尽。bucky没有动,杯里的酒摇晃着,像湖面上被投了一个石子。

"我很羡慕那些有家庭的人。我在亲手杀死我儿子戴肯的时候,嗯,戴肯,他被romlus带走了。这孩子是个混蛋,他干的坏事真的难以计数。你知道么?他告诉我,他幻想我们一家都是平常人,我们和和美美的一家三口过日子。这他妈真的是美梦。我也没有做到一个好父亲。但是,作为父亲,我真的愿意相信他是无辜的。我已经失去了我的儿子,我深刻知道这种被控制的痛苦。所以,我不想再怪你。那些人都是冬兵杀的,与你一点关系也没有。"    

 

停了一会,logan继续说:"冬兵毁了我人生中最安逸的一段日子。日本女人很不一样,itsu总是会把我照顾的无微不至。不过她也经常训斥我,你知道为什么事么?因为我总是把筷子竖着插在碗里。我真不明白东方人干嘛这么在意这个,挺奇怪的不是么?"

logan像是一个老爷爷,在一点一点艰难地回忆自己冰冷的人生中唯一的一点温暖。

这是一场没有流血的复仇。甚至像老朋友在叙旧。

logan送bucky出门时,拍了拍他的肩膀,叹息了一声:"我真的很累。"

 

 

评论(6)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