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国列车

冬夜无星,有狼孤行

高中狗开学以后不定期更文。谢谢你不嫌弃我的文o>_<o不会坑哒!一定会回来填的!【握拳】

盾冬 左臂受伤钢琴师和心理医生罗大盾的故事

                                    003

Steve简直成了Bucky 的私人心理医生。他每天埋头研究的都是bucky的治疗方案,其他病人的病情案例,几乎统统留给了自己的同事。steve的确是有私心的,或者说早在他去酒吧听bucky的钢琴演奏时,他就已经对这个年轻的钢琴师一见倾心。其实也不能确定竟是一见钟情还是日久生情,这估计是相辅相成的,听得越来越多,深情的乐章积累在心里,最终升华成爱意破土而出。

本以为两人的生活根本不会有交集,这种感情也会慢慢淡化直到变成想起来带着甜味的回忆。不过这场车祸,让钢琴师成了一个脆弱的病人,Steve终于可以走近他,或许这残忍的灾难,转念一想也会是一种慈悲吧。

“我说如果你每天在再把这些病例全部堆在我的桌上,我可是真的要全部撕烂扔你脸上了!”Sam愤愤的收拾着自己桌子上白花花的病例。

  “如果你真的全部撕烂也不错!我可不想再看到某些无病呻吟整天为一点小事就要死要活的人。”Steve拿起外套想披在身上却一下子扫到了Sam装着咖啡的杯子,Sam眼疾手快的去接结果被咖啡烫的嗷嗷直叫。

“我说老兄你最近怎么心神不宁积极躁躁的啊?你以前可是对每个病人都有足够的耐心的。等等,你马上去哪里?”

  "喔天哪,你真的要像侦探一样管着我的一举一动嘛?"steve打趣道。

   "我可是严重怀疑你,最近一定是看上了哪个小妞急着约会去吧?"

   "如果真是和一个小姑娘谈恋爱那估计要容易很多。"steve抛下一句不明不白的话就走了。

  他去bucky家已经成了一种习惯,一种平常的不能再平常的事情,就仿佛去自己家一样。不过今天,steve发现门是虚掩着的。推门而入,bucky不在。整个房间乱的一塌糊涂,衣橱的门也大开,喔,这个只剩下一条手臂是怎么别别扭扭穿衣服的?

steve给bucky打电话。一开始打了好几次,无人接听。后来bucky终于接了,可是里面声音嘈杂,bucky喝醉了酒,模糊不清的好像在跟着哼歌。bucky在酒吧里,而且绝对是他之前弹钢琴的那一家,因为,估计他也只去过那家酒吧。不过,这家古典情调巴洛克式的酒吧现在貌似已经换了风格,已经沦落成为那些放着重金属摇滚迪斯科的烂俗消遣,娱乐的场所。

其实在酒吧里找bucky不是一件很困难的事。只有他一个人,将自己严严实实的包裹着,好似一只远离人群的熊。他一个人坐在吧台上不断的喝酒,不断的流泪,周围人大概觉得他脑子有毛病,都离得远远的。

steve发现,bucky鞋带没有系。孤零零的拖在那里。别以为失去一条胳膊没什么大不了,你发现你连这样一件极其普通的事情都做不到。望着这个男人左边空空垂下来的袖管,steve鼻子一阵发酸,再也顾不得这是什么公共场合,快步走上前去,蹲下来,像给灰姑娘套上水晶鞋似的,仔细的系了两个蝴蝶结。

bucky起初躲闪着,脚不安分的乱踹不给steve碰,但后来,他好像泄气,好像自暴自弃一般,任凭steve处置。"我的确是个废物,不是么。看吧,我被取代了。"bucky指着台上活蹦乱跳的摇滚歌手说。"没人愿意再听古典钢琴了对么?喔我现在也弹不了了,大概我只能单手弹一些儿歌了,就像小孩子一样,努力的戳出几个音符。想想也真有意思呢…"bucky的话里充满着苦涩味道。

steve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一遍又一遍用手抚摸着bucky的背。bucky忽然用右手拿起一个酒瓶就这样狠狠的往地上摔去,玻璃与液体肆意飞溅,声音在金属乐与人声中,并没有太过刺耳,甚至都没什么人会在意。

  在纵情歌舞的地方,要的就是发泄与放纵。

  变幻的灯光中,bucky的脸呈现出各种各样的颜色,他本来就水润的眼眸积蓄着眼泪,折射出灯光使得眼睛犹如不可多得的璀璨宝石。

  上帝真的很残忍,他总是会干出些让人无法理解的残忍事件,例如埃及的十大灾难,例如,让这个年轻的,音乐事业正蓬勃开始的钢琴师断了手臂。

  steve能体会到这种痛苦。有时候你替一个人感到惋惜时你甚至会比这个人本身更深切的体会到一种难以言喻的痛心。

  steve有了一种强烈的冲动,他再也忍耐不住,一把将bucky紧紧拥住,bucky的头窝在steve的肩膀上,steve只觉得那里被温暖的液体逐渐湿润。

  "我懂,我知道你很难受。。或许这样,你会舒服一点。。"说着说着steve发现自己好似给bucky催眠,他已经在酒精的作用下昏昏沉沉的睡着了。面色潮红,还时不时的舔一下自己的嘴唇。单纯的模样简直是不经人事的孩童。

steve无奈的笑了,背起他,走出了酒吧。steve搂的格外紧,因为这个男人只有一条手臂,他怕他抓不稳。

回家以后替bucky脱了上半身的衣服,steve将毛巾用热水潮了以后擦拭着他流的全是汗的身体。steve强迫自己不去看肩膀上的断面,当他的残疾完完全全毫无遮挡地暴露在自己面前时,真的很令人胆战心惊。

轻柔的擦过疤痕狰狞的断面bucky敏感地微微颤抖了一下。

steve总觉得,面前这个睡颜纯真的男人,好像安徒生写的《野天鹅》里那个还剩一只翅膀没有变成手臂的,最小的那个王子。

  你是不是也有一只翅膀呢。

ps下面吧唧会被坏人利用喔!!!!!好久没更我有了强烈的罪恶感!!主要是最近又要辩论赛昂又要干什么的有点忙不过来≧﹏≦不过一定会努力更!!每篇都不会坑的!我要做回我的日更小天使!!!!O(∩_∩)O

 

评论(6)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