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国列车

冬夜无星,有狼孤行

高中狗开学以后不定期更文。谢谢你不嫌弃我的文o>_<o不会坑哒!一定会回来填的!【握拳】

当Evanstan遇上盾冬!向冬兵道歉

                                   010

     忽然,门口又出现了一只"steve"!

     "等等!他是美国队长,那你是谁?"跟chris吵架的雇佣兵不解的问。

     "你问我是谁?我还没问你是谁呢!"

     "我是谁你有必要知道么!难道电影里每个露个脸的路人都要说明演员嘛!!"

      。。。。

    


      这边争论到底哪一个冬兵更可爱的雇佣兵们也一下子停止了斗殴。

      "怎么这边又出现了另外一个美国队长?"

      "这个队长看起来好像更正经一点啊!"

      "你们说是这个正经队长好还是那边的油嘴滑舌队长好啊?"不作死就会死的雇佣兵某某某再一次花样作死≧﹏≦

       "当然是正经的队长好!多有领导风范啊!"

       "瞎说!老古董有什么好玩的无趣死了还是油嘴滑舌队长好!"

       "你刚刚还说酷帅的冬兵更好的!酷帅冬兵怎么可以和油嘴滑舌队长在一起!"

       "怎么不可以!性格互补你懂不懂啊?"

       "哟哟哟我没你懂,老子泡姑娘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里呢!"

        "老子泡汉子的时候你还不知道什么是gay呢!"

        。。。于是又噼里啪啦的干起来了。。。


        "我们是来救人的你们可不可以认真严肃一点!"队长忍无可忍了。

        "人你们不已经救到了嘛还烦我们干嘛?!反正男爵也没要求我们务必把冬兵回收回来,毕竟有难度嘛!不过,你们到底谁是真正的冬兵,谁是真正的队长啊?!"

        "他才是冬兵,我。我只是替身而已啦!"sebby尴尬极了。

       "那到底谁是队长?"

        显然忍受不了这帮人废话的bucky已经端起了枪,肌肉紧绷,蓄势待发,仿佛一瞬间这里就会被扫射的干干净净。这些人是九头蛇,就是这些人把他折磨成现在这个样子。

        bucky暴走的时候俨然就是杀神。

        大家都屏住了呼吸。steve冲上来阻止。

       "不!bucky别这样!"sebby一把拉住了他,"这些人没对我做什么,他们没有那么坏。。"

        bucky慌乱的喘着气。

    

        "或许他们过去做了很多坏事,但是不能再这样错下去了bucky!"sebby真的不想发生任何流血事件,虽然说对罪犯的包庇就是对好人的犯罪,可是,他更希望bucky可以从黑暗中走出来,远离无止境的仇恨。这种恶性循环的东西必须有一方站出来做一个了断。

   

       "听着,各位。我是冬日战士的替身,你们没必要知道我是谁,可是我觉得你们应该和冬兵先生道歉。不管你们当年有没有参与冬日战士计划,不管你们有没有亲手关押过他,给他洗脑,但是你们毕竟是九头蛇的成员,你们都挺对不起他的,真的应该道歉。我说的是真话,道歉不管多晚都是来得及的。"sebby好像不再是那个腼腆的语死早了。


     steve紧紧握住bucky汗淋淋的右手。他轻轻抚摸着。bucky茫然不知所措。


    沉默了很久很久。好像秋收以后麦田里的一片天光地净。


    "对不起。。"那个光头第一个走到冬兵面前,诚恳的说。好像一个欺负低年级同学的恶霸,现在正在老师责备的目光下道歉。


    "对不起。。"

    "对不起。。"

    "对不起。。"

    。。。。。。


    每个人都轮流走到bucky面前,低着头对他说对不起。每个人都不敢看他的眼睛。因为他们一直以为冬兵的眼睛是一片俄罗斯的冰湖,尖锐冷酷。可是他们都不知道,现在,冬兵的眼神里,完全湿漉漉的,像受宠若惊的小孩子。


   "不!我不接受你们的道歉!"steve眼圈发红"你们知不知道你们把他害成了什么样子?你们根本不知道!"steve失态的怒吼着,没错,一想到bucky变成这个样子,他就恨不得把九头蛇捣一万遍。


   自己的爱人受到伤害,自己永远不会那么轻易原谅那些犯罪者。


  "好了,今天我们可不想一场恶斗,你们这群混蛋赶紧滚走吧!账以后再算,日子多呢!再说你们只是几个小喽啰,杀了你们也没什么用,快走快走,以后再遇到你们可真没命了!"chris催雇佣兵们赶紧走。

  "嘿!但愿你们觉得我这个美国队长更帅!"chris不忘加了一句。


  "喔sebby我都要想你想疯了!走吧!我们先回tony那里让美国老冰棍和苏联小雪糕好好叙叙旧!"chris拉着还在担心着bucky的sebby走了出去。


  steve一把搂住bucky,战斗服厚重,里面还有大大小小的武器,抱在怀里,硬硬的。

  

  bucky感觉有热热的液体流向自己的脖颈。


  "steve。。。"bucky缓缓揽住了他。



  "可是我接受。。"


  软软的声音传过来,好像从70年前那个年轻军官的嘴里传出来,从泛黄的照片里传来,从bucky冰冻沉睡70年的灵魂里传来,他原来依旧那么善良。

     


  steve再也忍不住,一下子泪如泉涌。



   


评论(18)

热度(59)